《神刃》 第一百零八章 凭什么我失去那么多?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    男人坐在阳台上,一阵阵的晚风吹过,女人站在男人的背后,一言不发为他捶着肩膀,她每一个动作都是小心翼翼的,要是一不小心触怒了他……

    坐在阳台上的还有一个女人,她长发及腰,虽然长时间低着头看书,但丝毫不给她的颈椎带来任何的影响。

    看书的女人在旁边,阳台上唯一的男人也不好发作。

    “哗啦”弱水冷渝翻开新的一页,在翻书的过程中看了自己的徒弟一眼,她不喜欢说话的,那是在没遇到这个徒弟之前。

    “啪嗒”扎着双马尾辫子,粉雕玉琢的小女孩抱着一个红色打底,有九条金色纹路的红球摔在了地上,她不哭,只是用手敲了敲红色,和她肚子一样大小的球。

    “啊……”李蓬莱打了一个哈欠,咂咂嘴,扭了扭自己的肩膀,想甩开自己身后女人的双手。

    “睡了,都去睡觉……”李蓬莱站起身,对自己身后的几名家人,摆了摆手,然后看了自己正在低头看书的师傅一眼,心中一个念头闪过。

    李蓬莱快速在弱水冷渝的头上摸了一把,然后笑呵呵的跑进了自己的房间,惹得弱水冷渝不解和微微的脑怒。

    ……

    阴暗潮湿的小巷,李蓬莱手指之间互相摩擦了一下,冰冷的灵铠之间发出金属的摩擦声,如兵器相擦,几丝鲜血从他的手心流落,滴在地面上,这不是他的血。

    “这位道友,不知道你为何……阻拦我等?”四五十岁模样的老者捂着自己的不停冒出鲜血的腹部说到。他没有了刚才的嚣张和狂妄,有的只是一脸谦卑。

    老者身后还跟着三四名穿着棕色长袍的族人,他们是来找人,但是没想到杀出个二话不说,上来就打的陈咬金。

    李蓬莱不回答他,面具下的嘴唇微微张合,吐出两个个字“离开”。

    老者身后的几名大尘族人面面相看,随后皱起眉头,怒视李蓬莱,口中说着李蓬莱听不懂的语言,很明显,除了老者,他们都不懂李蓬莱所说的语言。

    几名大尘族人叽叽呱呱的说了一堆,李蓬莱完全听不懂的话,然后大吼一声,冲向李蓬莱,但是被离李蓬莱最近的老者一巴掌打翻在了地上,痛苦的呻吟了一声。

    “我们走了,后会有期。”老者是在场的大尘族人中唯一一个能与李蓬莱沟通的人。他不解,活了那么久,为什么同是黄阶八品,面前的这个穿戴盔甲的男人能压制自己,并且使重伤。

    李蓬莱的背后,小巷的另一个尽头拐角,在李蓬莱目送老者等人离去之后,清原汶姬从拐角出现,银牙咬着下唇,冰冷的素手微微的颤抖着。

    “你想回去?那是你的家,我可以理解!”李蓬莱收起自己的离开,露出黑色运动装包裹着的健壮躯体,目光温柔的看着清原汶姬。是火海,刀山他都可以为这个小女人去一趟。

    清原汶姬摇了摇头道:“……不,不想,哪里的人对我不好。”清原汶姬的眼中尽是茫然和排斥,她喜欢现在的生活,喜欢李月荷,李醉……

    “那就不要回去……”弱水冷渝淡淡的声音响起。她一直看着,从李蓬莱把人赶走到现在,都在形成小巷的楼房楼顶的边缘看着。

    “蓬莱对你好,你跟着他。”

    清原汶姬不善表达自己的情感,点了点头,随后被李蓬莱一公主抱,抱起放在怀中。清原汶姬呆呆的模样,总是让李蓬莱欲罢不能,给他造成巨大的吸引力。

    脸色通红的清原汶姬扭了扭身子,随后安静的躺在了李蓬莱的怀中。到底是,李蓬莱是“天阶”,还是她是“天阶”?

    李蓬莱很享受这种时候,清原汶姬紧贴着他,身上散发出的淡淡香气撩拨他的情丨欲。李蓬莱的手伸进清原汶姬的白衣里,隔着内衣捏了捏她翘臀的软肉。

    “呀……”清原汶姬嘤鸣一声,清原汶姬不会拒绝李蓬莱任何的动作。她的身体,是这个男人的,为所欲为,随他意愿。

    弱水冷渝看着李蓬莱的背影,左手抬起搭在自己的胸口,如玉的脸颊浮上两抹诱人的嫣红。弱水冷渝咬了咬自己的嘴唇,摇了摇头,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下。

    昨天,宝贝徒弟连哄带骗的要她睡觉,她睡了,然后做了一个梦,梦中……自己和自己的徒弟在床上,自己代替了清原汶姬的位置,在他的身下,婉转承欢,梦中的徒弟很粗鲁,撕扯自己的衣物……

    ……

    弱水冷渝不睡觉,李蓬莱就不睡觉,李蓬莱在逼她睡觉,虽然她不用,不必睡觉,但是李蓬莱觉得她有必要睡觉。

    “……”弱水冷渝站在阳台上,仰视夜空。李蓬莱的好意她心领了!但是她真的不喜欢睡觉,拿睡觉的时间可以做很多的事情!

    自己是怎么了?弱水冷渝摇头叹息了一声,把双手搭在阳台的围栏上。梦中李蓬莱撕扯自己衣物,亲吻吸允她身体的画面总是挥之不去……

    在弱水冷渝强烈的要求下,李蓬莱只能叫她“师傅”,虽然李蓬莱不愿。

    “师傅……明天……”

    “我不想出去,我在家里呆着就好了!”弱水冷渝淡淡道:“不要再让我说一次!”算上没说完的这次,这个徒弟今天权自己出去已经是第五次了!他的好意,自己真的心领了!只是心领……

    “不!你一定要陪我出去!”

    “呵,凭什么?”弱水冷渝笑了,嘲讽的笑,冷漠不屑的笑。

    她扭过头,李蓬莱看着她的眼睛,心中“咯噔”了一下,这一世,第一次见面,在瀑布下流岸边……她就是用这种眼神,冷漠,不屑。

    好像一个身居高位,家财万贯的地主在看一街边地位卑微,温饱难全的乞丐。

    一个强者,看着比他弱小,但是却胆敢使唤,命令他的弱者,是什么表情,弱水冷渝就是什么表情,不屑!

    “师傅……变了。”

    “不,是你的问题!你不觉得你,多管闲事了?我愿意如何,是我的事情!”

    弱水冷渝想起了一些事情!她的心情很糟糕!今天,是她父母亲的忌日!

    凭什么,凭什么天下那么多人都幸福的生活,而自己却父母双失,寄人篱下?
   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